不认识蔡徐坤有罪,还是喜欢蔡徐坤有罪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4
  • 来源:vwin网上娱乐-德赢体育平台

  文 | 龙承菲

  编辑 | 师烨东

  潘长江事件风波还未平,蔡徐坤又陷入了新的“腥风血雨”,尽管这次事件似乎与他本人并无直接关系。

  3月19日,微博用户“原始豹怒”发微博挂出蔡徐坤粉丝“TA_TomberAmoureux”晒学历的评论文字截图和快递单照片,指出该粉丝声称的“收到澳洲名校offer”和快递实际地址(广州某大专院校)不符,文案“过得比你好”嘲讽意味十足,被几个百万粉丝的红V用户转发后迅速扩散。由于图片中电话信息并未打码,不少网友对该粉丝进行了短信电话轰炸,甚至利用她的手机号码发布求职信息。

  蔡徐坤粉丝遭到短信电话轰炸

  之后,该粉丝表示,快递单上是她学习雅思的机构地址,并发出了offer的截图。大批蔡徐坤粉丝要求发布、转发那条嘲讽微博的用户删博道歉,“原始豹怒”删除微博,却和转发的部分红V账号一起拒绝道歉并继续嘲笑,并且在评论里收获了大批网友支持。

  实际上,在这场学历争论始于之前潘长江微博中“不要因为喜欢一个看得见摸不着的人影响你们的学习和工作”的呼吁,而更早一些的关于“潘长江不认识蔡徐坤”的争议,已经发酵了近两周。

  在两周前的综艺节目《王牌对王牌》中,潘长江在看图猜人环节面对蔡徐坤的照片,表示并不认识这个人。之后,潘长江的微博沦陷,大批蔡徐坤粉丝的评论涌入,称“你居然不认识蔡徐坤”。15日下午,潘长江发布微博回应此事:“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?……我真的不认识,不能因为不认识就来黑我吧……”这条微博的评论目前已经突破20万条,也成为潘长江数据最为惊人的一条微博。

  潘长江在节目中把蔡徐坤猜成吴亦凡

  40分钟后,蔡徐坤评论潘长江的微博:“潘老师您好,您是我一直敬仰的前辈。网络暴力向来伤人,许多无辜者深受其害。我们别在意,?别让别有用心的人得逞。”但令人尴尬的是,潘长江并没有回复这一条评论,反而是转发了自己的微博,呼吁“让我们的生活回归正常吧……有时间多陪陪你们的爸爸妈妈”。

  现在这条微博已经被删除,但这样的回应在蔡徐坤粉丝看来显然是“火上浇油”。蔡徐坤粉丝本就因为蔡徐坤要为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道歉而不满,潘长江不仅没有回复他“握手言和”,还“揣着明白装糊涂”,更开始有粉丝质疑潘长江是为自己新上映的戏炒作。

  随后转发潘长江微博表示安慰的印小天,也遭到了粉丝的攻击。转发潘长江微博吐槽蔡徐坤是“最大的水王”的微博技术专家“古月中心相心”也遭到了围攻,粉丝认为微博依靠蔡徐坤获得巨大流量同时、旗下员工还在对他进行嘲讽“吃相非常难看”,开始联系微博客服要求开会员费用和礼物费用的纸质发票,增加微博的工作量——这一行动立竿见影,不到两天时间,“古月中心相心”那条嘲讽的微博删除,红V被取消,微博停更,就此“消失”。

  对此,有大批网友开始指责蔡徐坤粉丝不理智。

  但实际上,在蔡徐坤工作室发布要对谣言诽谤诉诸法律的声明之后,潘长江微博下多数前排热门评论已经删除。根据当时的截图,可以发现除了部分低龄蔡徐坤粉丝外,有大量“黑粉”混在其中:他们的评论看似在指责潘长江,实际上却是以“坤坤多努力你们知道吗?为什么要这样黑她”等言论,来针对蔡徐坤本人;还有不少留言“你居然不认识我们坤坤混什么娱乐圈”的网友看似是蔡徐坤的粉丝,实际上却并没有关注他本人,只是假冒粉丝来浑水摸鱼。

  黑粉在潘长江微博下发布负面评论

  这种假冒的粉丝在饭圈被称为“披皮黑”,在流量明星粉圈中尤为常见。他们用和粉丝类似的头像和ID,假冒成粉丝在各种热门新闻下发布负面评论,引导更多人去黑明星本人。在此次蔡徐坤粉丝和潘长江的争议事件中,这些假冒粉丝也让误解进一步加深,蔡徐坤及其粉丝也就这样逐步陷入了一场被网民“全网黑”的“狂欢”。

  为什么蔡徐坤会被“全网黑”?

  不少网友认为蔡徐坤在唱功、rap水平等方面业务能力并不强,粉丝却喜欢盲目吹嘘。人民网也曾撰文点名他的微博涉嫌数据注水,但他却凭借并不够服众的业务能力和虚高的人气占据了资源,这让网友感到不满。同时也有网友认为蔡徐坤外形“娘炮”“缺乏阳刚之气”,在今年年初蔡徐坤被官宣成为NBA新春大使时,对他在《偶像练习生》自我介绍的打球片段的嘲讽几乎传遍网络,蔡徐坤也成为虎扑社区评选的最讨厌的男艺人之一。

  另一个重要原因,是他数量庞大、常有过激行为的粉丝群体。去年4月,就有博主因为吐槽蔡徐坤以“染黑发发自拍”当做粉丝福利而被“人肉”,暴露了学校等私人信息,隐私受到严重侵害。虽然事后“人肉”的大粉道歉退博,反黑站也发布了谨言慎行的声明,但蔡徐坤粉丝仍然给大众留下了不理智的印象。同时,因为粉丝集数过大,后援会、粉丝站不好管理,也会有不少低龄化的粉丝出现。有不少网友就遭到过蔡徐坤粉丝的谩骂,包括上述被网络暴力的蔡徐坤粉丝,也曾在微博讽刺过潘长江。

  当然,这并不是个例,而几乎是所有流量明星粉丝的通病——这种对话语权的管束,让网友进一步对于流量粉丝感到厌烦。

  苦于粉丝骚扰和网络暴力的网友,开始采取“以暴制暴”的回击方式。3月16日,豆瓣热帖“想带大家亲身感受一下一名蔡徐坤粉丝的一天”中,详细描述了这些“回击”:名人去世、天灾人祸的社会新闻下,会有“为什么出事的不是蔡徐坤”的评论;蔡徐坤单曲的网易云评论区,会有“逝者安息,无意点开”的刷屏诅咒;甚至有黑粉专门混进粉丝群,发布色情图片,诱导未成年粉丝……对蔡徐坤及其粉丝的辱骂几乎成为一种被默认为正确的行为,并引起了大量“跟风”。

  但是“全网黑”是“流量常态”,并不意味着这种现象合理。就算该粉丝晒出学历只是为了黑粉眼中的“虚荣”,私信辱骂也不应该成为纠正错误的方式,短信、电话骚扰更是涉嫌侵害公民的隐私权。粉丝应当理智追星,抵制以网络暴力、人肉搜索等形式应对饭圈摩擦和网友的不认可;网友也应当理性上网,“以暴制暴”不应该成为应对网络暴力的手段。

  

  

猜你喜欢